[中時新聞網] 談性何必偷偷摸摸 性福導師:我們想著性 其實說的都是愛

編輯 / 梁惠明

近日性騷擾話題沸沸揚揚,讓許多人心裡隱藏的意見有了抒發的空間。不論立場為何,要是能夠更理性討論並對話關於「性」的種種議題,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社會一大進步。一群年紀在30-40歲左右的性福導師,正透過專業所學與自身體悟,在性治療諮詢領域裡,致力翻轉人們對性的懵懂與曖昧,朝向明亮健康的幸福之道邁進。

相性幸福健康管理中心院長沈子棨從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後,前往美國多家專業臨床性學學院受訓,將性學實務和學術結合,在中台灣成立以性治療為主軸的健康管理中心。她想說,「性愛其實是連貫外表到內心的一門學問,因為人類最大的性器官來自於大腦,而百分之七十的性困擾來自於心理。」

沈子棨的性學知識遇上品牌設計師黃于庭,想讓人們「懂得追求性福和性健康,成為一種時尚」的理念,一拍即合。兩人合作的第一步,就是將給人嚴肅感的「性治療師」一詞,轉換為「性福導師」。除此之外,一些原本給人情色感的情趣用品,透過黃于庭團隊的精巧設計,變成即使擺放在家中櫥櫃上也不會突兀的物件,從外觀先翻轉「性治療=性無能」的刻板印象。

品牌設計師黃于庭說,由於來到診間的人們,都是將心中最私密的部分攤開來求助,因此性福導師不論在聆聽時的態度、回應的用詞與語調、肢體語言等,都經過特別專業訓練,「談性時,講話速度太快給人壓迫感,太慢的話,對方聽不進去,還有音量也要適中,」目的就是要讓性生活失調的受苦者,透過諮商療程,得到救贖的機會。

化身現代「助」生娘娘 性福導師許雅雯難忘小故事

圓滾滾的雙眼看來聰明開朗,是許雅雯給人的第一印象。這麼年輕漂亮的女孩為何會成為性福導師,在診間會不會遇到騷擾?有美國大學國際性學家學院(ACS) 執業性學家資格的許雅雯認真地說,其實診間氣氛完全相反。

許雅雯談到,很多男性是鼓起勇氣走進健康中心,常常看起來垂頭喪氣,或是緊張到連正眼都不敢看她,整體自信心盪到谷底。「但是願意踏進來求助,就是好的開始。」

性福導師會先確認求助者的身體狀態,若是機能問題,就先轉介相關醫療科別;如果身體機能無誤,有些人可能是性知識不夠,也有人是更深層的心理問題,導師們會透過連續諮商與療程,一步步陪著求助者找出性事癥結。

許雅雯提到,一位陰道痙攣害怕房事的患者,透過療程後,順利懷孕,開心來謝謝導師是現代的「助」生娘娘;也有一直無法有穩定交往對象的男生,在諮詢後順利交到女友,開懷的模樣與他剛到診間時的喪氣表情完全不同,這些都讓許雅雯深覺自己的工作真是意義十足,「原來性治療這件事可以帶給這麼多人幸福和自信。」

性事幸福能療癒人心 性福導師朱瓊茹改變不婚主張

曾是衛生所性病防治管理師,護理師出身的朱瓊茹本就對公共衛生議題充滿興趣,後來也考進樹德科大性學研究所,和沈子棨是同學。同樣也在美國進修並擁有世界華人性學會之性治療師、性諮商師、性教育師等三大認證,朱瓊茹對夫妻間的性生活失調的種種原因有深入研究。

朱瓊茹說,大部份來諮詢的夫妻,常透露出:害怕親密關係、性生活不協調、喪失性趣等「女人抱怨,男人哀怨」的性行為,這些都是造成夫妻間溝通破裂的原因。

她提起,近日一位才結束療程的情侶,女方因為曾遭性侵,自覺骯髒的陰影不但成為兩人相處上的爆點,女方還幾度想不開。所幸男友積極帶著女友求助諮商,正向面對,花了大半年功夫,女孩終於從傷痛中勇敢踏出步伐,接受感情與性生活。

「我熱愛工作,本來想當個不婚族,但是看到個案們的改變,心想我也要幸福啊,不然怎麼能帶給別人幸福?」朱瓊茹笑著說,當了性福導師更懂珍惜生命,也才明白不論是日常生活還是性生活,都需要用心經營。

「就像你上健身房找教練,他教你理解了肌肉是怎麼回事,你才知道怎麼訓練肌群,」黃于庭說,「性福導師也像是個引導師,我們開路,然後你自己去練習。只是你學的是如何感受性福,」她笑著強調,「因為當我們討論性時,其實說的都是愛。」

《文章轉載》中時新聞網 談性何必偷偷摸摸 性福導師:我們想著性 其實說的都是愛